古代历史


概述

  

从新石器时代中期的小黄山文化开始,绍兴至今已有约10000年历史。舜会百官,大禹治水,美名千古流传,夏禹在绍兴大会诸侯。越国古都建于公元前490年,距今已有2500年建都史,历史文化底蕴极其深厚。

春秋时期,於越民族以今绍兴一带为中心建越国,成为春秋列国之一。秦王政二十五年(前 222),定江南,降越君,以越地置会稽郡,辖今江苏南部和浙江大部20余县。西汉武帝元封五年(前106),会稽郡领26县,在今浙江境内有18县。东 汉永建四年(129),分会稽郡置吴郡,钱塘江以南仍为会稽郡,治山阴(今绍兴)。晋太康二年(281),以会稽地封骠骑将军孙秀,以郡为国,称会稽国。 隋开皇九年(589)平陈,省郡县,废会稽郡。同时并山阴、永兴、上虞、始宁为会稽,并余姚、勤、鄮入句章县,设吴州,治会稽县,辖会稽、诸暨、剡、句章 4县。隋炀帝大业元年(605),废吴,以原吴州境置越州,是为越州名称之始,辖县不变。南宋建炎四年(1130),高宗驻跸越州,取“绍万世之宏休,兴 百王之丕绪”之意,于翌年改元绍兴,升越州为绍兴府,是为绍兴名称之由来。府治设山阴,辖山阴、会稽、诸暨、萧山、余姚、上虞、嵊县、新昌8县。元至元十 三年(1276)改称绍兴路。明、清复为绍兴府。民国24年(1935),设绍兴行政督察区。1949年10月设绍兴专区,1952年1月撤销,1964 年9月复设绍兴专区。1983年7月撤地建市,设省辖绍兴市。

中华之源

  

小黄山文化(新石器时代文化)

考古人员在绍兴甘霖镇小黄山,发现了小黄山文化遗址。从出土文物推断,早在10000—8000年以前,小黄山的先民就开始了定居生活,采集、狩猎所得是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。大量陶器的出土,使小黄山文化独具考古价值。

古越文明

   绍兴地处东南沿海,是我国古代越民族的生息之地,古越文明的中心。专家们普遍认为,东起东海,西至浙西皖东,北到江淮,南达闽粤的辽阔区域,都受到古代越文明的辐射和影响,古越文明的范围涵盖上述地区。

华夏始城

  

舜会百官、大禹治水都发生在绍兴,古人曰:“越,舜、禹之邦也。古有三圣,越兼其二焉。”《史记》“夏本纪”记载:十年,帝禹东巡狩,至于会稽而崩。又载:禹会诸候江南计功而崩,因葬焉,命曰会稽,会稽者,会计也。大禹在会稽成立中国第一个朝代夏,并把天下分为九州,九州的扬州“北起淮水,东南到海滨”,中心在会稽。

 

会稽山,是中国历代帝王加封祭祀的著名镇山,秦始皇上会稽,祭大禹,望于海,立石刻颂秦德,又见东南之地有王者之气,因此掘剡山而泄王气,这也让绍兴后来的历史,有了起落。

 

华夏历史对山脉的崇拜,始于会稽山。《吕氏春秋·有始》和《淮南子·地形》,尊会稽为中华九大名山之首。会稽山也是山水诗的重要发源地,历代文人雅士留下了众多诗文佳作。

公祭大禹陵作为国家级祭典,被国务院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

春秋霸都

  

公元前490年,越国大夫范蠡受命兴建越国都城。范蠡先选择在府山兴建句践小城。随后又在小城以东兴建了山阴大城。后人赞绍兴城得山水之利而无旱涝之忧,能攻易守而基业可据,堪称古代城建史上的经典之作。

其后吴越争霸,句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,一雪前耻,越灭吴,拓地至江淮,疆域包括山东东南部,江苏、安徽的南部,江西东部和浙江福建等,成就一方霸业,越国的奋发图强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组成部分。继舜禹之邦后,会稽再度名扬华夏。

六朝都会

  

魏晋时期,会稽人阜物殷,与建康东西相峙,成为当时的两大都会。晋元帝赞誉绍兴“今之会稽,昔之关中”,是晋王朝“皇基所讬”的“泱泱大邦”。作为三吴都会的绍兴经济和建康相互比肩,发达的农工商业,豪奢的庄园;天下名士在会稽山麓、镜水湖畔竞逐风流。

史籍记载,东晋咸和四年(公元329年),首都建康在经历苏峻之乱后,破败不堪。当时朝廷有提出迁都会稽,虽最终未能成行,也体现了会稽的地位。南北朝初期,山阴已经号称“海内剧邑”,南朝刘宋年间,朝廷设置“扬州”,州治在绍兴,绍兴成为扬州五郡之首府。

魏晋风流

  

魏晋南北朝时期,由于北方战乱和政治中心南移,大批黄河流域的居民纷纷避乱江南,会稽郡成为当时主要的移民聚居地之一,王谢家族纷纷定居会稽,十八高士云集沃州。以至于《世说新语》里随处可见会稽一地发生的故事。留下了大量的典故,如东床快婿、曲水流觞、东山再起、咏絮之才、乘兴而来等。

绍兴以“海内巨邑”的实力与建康东西对峙,成为江南的两大都会;由于社会稳定,经济繁荣,特别是秀丽的风光,迎合了当时知识界回归自然,企求心灵超越的思想潮流,使绍兴尤其成为南迁名士的宦游、寄寓和聚会之地。他们对山水的审美实践和艺术创作,有力地将绍兴山水提升到形而上的层面,如著名的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”,成为中国山水诗、画、书法的发祥地。

隋唐繁华

   延续六朝繁华,越州在隋唐盛世,仍是全国重要的大都会和经济商业中心。越州盛产的丝绸、青瓷远销海外。是当时东南地区唯一人口超过十万户的大都市。 得益于繁荣的经济,绝美的山水,越州成为隋唐的旅游圣地,唐代诗人元稹,一再夸赞越州风景的美丽、州宅的宏伟、城市的繁华,写下“会稽天下本无俦”的诗句来赞美越州。诗仙李白曾四入越州,吟出了“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渡镜湖月”的绝句。诗圣杜甫二十岁时就来到越州,游冶忘归四年之久,并自视为少年壮举,晚年的他赞道:“越女天下白,镜湖五月凉。剡溪蕴秀异,欲罢不能忘。” 其他400多位诗人如白居易、孟浩然、崔颢、刘禹锡、贾岛、罗隐、温庭筠、孟郊等,或单骑仗剑壮游,或任职贬黜宦游,或寄身山水隐游,或至越避乱游,在越州留下了几千首宝贵的诗作,这就是著名的唐诗之路。

南宋临都

   宋高宗赵构,于建炎三年(1129)十月来到越州,越州第一次成为南宋的临时首都。为避金兵锋芒,高宗退至沿海,其后南宋朝廷再度返越,以州治为行宫,越州第二次作为南宋的临时首都,越州成为南宋的政治、经济中心。绍兴元年(1131年),赵构将越州升为绍兴府。 后来南宋定行在后,仍以绍兴为陪都。绍兴作为王室的陵寝所在(宋六陵),而且成为赵氏宗室的重要聚居地,朝廷的宫学也在此创办,年号、条约均以绍兴名,其地位高出其他各府。在朝廷当时宣布的40个“大邑”中,除临安外,绍兴名列其首。因绍兴不仅经济繁荣,文化昌盛,山水驰名,南宋一代,绍兴仍为全国第二大城市。谓八百里湖山,十万户人家;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。

文韬武略

   明清时期的五百年,是中华帝国在彷徨中痛苦徘徊,饱受风霜侵凌的五百年。绍兴,也正经历着实现近代化之前的阵阵苦痛。徐渭、王冕、陈洪绶、王守仁、刘宗周等等,他们的文化成就,构成了明清时期绍兴文化的主线,在曲艺、绘画、诗词、文学、思想界等领域都有重要代表人物出现。明清绍兴在全国的经济有所下降,但仍是浙东之首、江南地区的富庶城市和文化高地。